欢迎光临管理会计网!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导航
当前页面:首页 >> 独家观点 >>  案例 >> 详情

国企改革的先锋试验——首钢的承包制

2015-9-18  作者:本刊编辑部  来源:元年诺亚舟  浏览人数:2925
[摘要]  从最开始的铁厂,到石景山钢铁厂,直到今天的首钢集团,首钢已经是一个有着九十多年历史的老厂了。可以说,首钢是我国现代冶金工业的发源地。

    从最开始的铁厂,到石景山钢铁厂,直到今天的首钢集团,首钢已经是一个有着九十多年历史的老厂了。可以说,首钢是我国现代冶金工业的发源地。

    但首钢在改革开放之前的历史,了解的人并不算很多。首钢广为人知,是因为改革开放之初实行的承包经济责任制。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承包经济责任制极大地调动了人们的积极性,释放了被几十年计划经济抑制的生产力,虽然后来为股份制所取代,但是,承包经济责任制作为国有企业改革的尝试,仍然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对现在的国企改革,也仍具有一定的借鉴价值。

    改革背景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国有企业改革被提上日程。这一改革主要是针对传统国有企业管理体制中政府高度集权,而企业无任何经济自主权的弊病而展开的。以1978 10 月四川省进行企业扩权试点为标志,一场以扩大企业自主权为主要内容的国有企业改革拉开了帷幕。

    19794月,国家经委召集首都钢铁公司、天津自行车厂、上海柴油机厂等8 家国有企业和有关部门的负责人在北京召开座谈会,讨论国有企业管理体制改革问题。这次会议决定在这8 家企业进行扩大经营管理自主权的改革试点。一个月后,国务院转发了会议纪要。7 月,扩大国营工业企业经营管理自主权、实行利润留成、开征固定资产税、提高折旧率和改进折旧费使用办法、实行流动资金全额信贷等5 个文件一并发布。首钢等企业的改革试点成为一个举国关注的焦点。

    而在冶金行业,国有企业的改革其实早在1978 年就从上海冶金行业的包干开始了。

1978年第三季度,当时的冶金工业部部长唐克带领工作组到上海调查,寻求搞活企业的对策。上海冶金局局长陆铁夫提出了全行业利润基数包干、超额分成的承包方案。这一方案得到冶金部、上海市和财政部的支持和重视,一致认为这个方案体现了国家、地方、企业、职工四者利益兼顾的精神。

    上海冶金局的“按上交利润实行行业包干”的办法,打响了冶金系统改革的第一枪。

1981 年,全国共有17 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冶金厅(局、公司)实行了地区行业性总承包,80% 以上企业实行利润包干、亏损包干等多种形式的承包,很快见到了效益。从上海冶金局到全行业包干发端,这是冶金工业企业改革的第一阶段。

首钢实行承包经济责任制并在冶金系统得到推广,则是冶金工业企业改革的第二阶段。

    改革内容

    19817月,在国务院和北京市政府的支持下,首钢改变了之前实行的国家与企业之间分成的办法,实行承包制,即全年上缴利润2.7亿元定额包干,超过部分利润全部留给企业,并按照生产发展基金为60%,集体福利基金为20%,个人消费基金为20%的比例分配使用。

    那年,正值国家经济调整,要求首钢减产铁29 万吨、钢7 万吨。经测算,1981 年全年实现利润只能达到2.65 亿元,即使全部上缴,也达不到上缴利润2.7亿元的水平,再加上又是在时过半年以后开始承包的,回旋余地较小。但首钢认为,通过承包能进一步调动广大职工的积极性,这一指标经过努力是可以突破的,因此甘冒风险接受了这一较高的承包指标。

    实践证明,这一步棋走对了。首钢当年实现利润3.16亿元,完成上缴任务后,企业留利4000多万元。

    但首钢当时以党委书记周冠五为首的领导班子感到,这种形式对他们这样有机构成高、管理基础强、生产潜力大的企业来说,激励作用还不够,还不能保证国家收入的持续稳定增长,他们建议改为“上缴利润逐年递增包干”的办法,让这种

机制发挥更大的作用。

    1982年,经国务院批准,首钢开始实行“上缴利润递增包干”办法,即以1981 年上缴利润2.7亿元为基数,每年上缴利润递增6%,“包死基数,确保上缴,超包全留,欠收自补,国家不再给首钢投资”。1983 年,首钢又主动把递增率提高到7.2%。这个办法,一直实行到上世纪90 年代初。

    首钢承包制的成功,一方面得益于承包制本身对于员工积极性的调动,以及对于生产力的释放,但也是和他们同时开展的内部经济责任制以及相关的配套制度分不开的。首钢试点一展开,就采取了几条重大举措:

    一是在全厂范围开展经济责任制,把承包指标层层分解落实到班组、个人,同时还制定了以“包、保、核”为核心内容的指标承包体系。“包”就是每个层级直到每个岗位,都要确保落实到自己身上的承包任务的完成;“保”就是要确保企业内部单位、部门、岗位之间协作任务的完成;“核”就是对每项“包”、“保”任务都定出明确的考核标准和考核办法,严格考核并同分配挂钩。

    二是制定全厂的技术改造和扩大再生产规划,分步实施,为不断提高生产水平提供物质基础。

改革前,首钢的经济效益低,主要原因是设备能力不配套,铁大于钢,钢大于材。1978 年,首钢生产铁244 万吨、钢179 万吨、材117 万吨。如果扩大炼钢、轧钢的生产能力,把低价卖出的生铁、钢坯轧制成市场稀缺的钢材出售,经济效益就会大增。因此,承包后,首钢大部分超包留利优先用于改造,扩大炼钢、轧钢设备生产能力。

三是在职工中开展工资升级活动,提高职工的技术和收入水平。企业的实现利润每增长1%,工资总额就增长0.8%,由于实现利润平均每年增长20%,工资总额每年就平均增长16%。增长的工资总额通过多种方式根据按劳分配的原则来增加职工的收入:经考绩考核、民主评议,每年有20%职工被择优升级;每到年底,都根据每个职工完成承包任务的好坏,进行工资挂率,即在公司完成当年效益目标后,完成承包任务的职工都在原有工资基数上增加一个百分比,平均10%,高的达20% ;根据承包任务完成情况,提高按月考核发放的奖金水平。

    四是加强企业管理,严明纪律。首钢规定了“三个百分之百”,即:规章制度必须百分之百地执行;违章违制百分之百地登记上报;违章违制者不论是否造成损失,都要百分之百地取消当月奖金。

    在考核标准面前,人人平等,使各项规章制度能较好地得到贯彻执行。

    改革成效

    首钢的外部承包制和内部经济责任制的结合,打破了职工吃企业大锅饭、企业吃国家大锅饭的传统格局,极大地调动了企业和职工的积极性、主动性,提高了企业的生产效益。

    让我们来看一下首钢1994 年和1978 年的一组数据的对比:

    1994 年首钢铁、钢、材产量分别达到697 万吨、823 万吨、622 万吨,比1978 年分别增长453 万吨、

    644 万吨、505 万吨。改革前的1978 年,首钢的钢产量只有179 万吨,在全国八大钢中居于末位,

    1994 年达到823 万吨,排在首位。

    1994 年与1978 年相比,首钢的实现利税由3.77 亿元增加到 66 亿元,增长16.5 倍,而同期,北京地区国有资产总值由16.9 亿元增加到147 亿元,增长7.7 倍;企业的销售总额由17.9 亿元增加到223 亿元,增长14.5 倍;职工的年均收入由920 元增加到8240 元,增长6.6 倍;职工家庭人均住房面积也增加一倍多。

    对于首钢的成功经验,冶金部及时进行了总结,并会同北京市经委和国家经委,于1982 年、1983年先后组织研讨班在冶金系统、北京市工交系统和全国工交系统推广,推动了企业承包制的发展。

    改革借鉴与反思

    历史地看,承包制对产品经济和计划经济模式,是一次大的变革,曾为钢铁工业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首钢的元老夏祖炽在他所著的《话说首钢改革》一文中认为,首钢当时实行的这种承包制,“使企业既有了自我激励、自我约束的机制,也有了自我积累、自我改造、自我发展的能力”,“这种渐进式改革是我国从计划经济体制平稳地过渡到市场经济的有效途经”。

    首钢的靓丽业绩,一度让人产生幻觉,以为国企的痼疾在于内部管理无序和自主权不足,只要解决好这两个问题,它们完全可以在产权不变革的前提下完成改造。

    但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承包制也越来越显现出它的历史局限性。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要求来看,承包制并非大中型国有企业理想的和最终的改革模式。这是因为承包制虽然给了企业一定的经营自主权,但企业仍然难于成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市场主体。承包制因为实行一对一的讨价还价来确定承包指标,因而承包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变成了政府和企业之间的博弈,因此造成企业间苦乐不均、政策不一的非公平竞争现象。这显然是同公平竞争的市场规则相违背的。由于承包效益同企业和职工的利益挂钩,往往使企业经营者自觉不自觉地产生经营行为短期化倾向,有的甚至虚盈实亏,吃企业老本,导致国有资产的流失。因此,企业改革的方向从承包制转向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就成为改革的必然趋势。

    1995 年,随着首钢15 年承包合同到期,承包制也基本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但是,就像首钢承包制方案的主要设计者之一林凌所言,应该“在中国企业发展史上为首钢浓浓写上一笔”。因为首钢的改革不仅仅包括外部承包制,还有内部的经济责任制。首钢的内部经济责任制中,以“包、保、核”为核心内容的岗位责任制,以及严格的绩效评价制度,不但对于首钢承包制所取得的辉煌成就功不可没,也仍然是今天企业加强管理会计体系建设值得借鉴的实践精华。

相关推荐

  1. ·国企改革的先锋试验——首钢的承包制

声明:本网站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数据等)版权归北京元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站允许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部分素材来源于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